万搏体育平台官网-期待战“疫”的胜利,期待与女儿的生日之约

武汉早春的小雨,淅淅沥沥,下个不停。

吃饭的间隙,我们无意中发现泰康医院的小树露出了新芽。这抹新绿,让我们医疗队的官兵充满了欣喜。

这是我随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抵达武汉的第15天,也是小女儿嘉薇3岁的生日。趁着吃晚饭的时候,我打开微信,与家人视频聊天,这是我最近一直保持的一个习惯。本来答应嘉薇,生日时带她去游乐园,但现在只能通过视频送上祝福。远在千里的我,难免内心隐隐有些酸楚。

我的脑海里,突然闪现那天接到集结通知的情形。还不太懂事的两个女儿,并不明白这次出征意味着什么。小孩子鲜有离别的伤感。13岁的大女儿嘉欣,在微信朋友圈里炫耀:“我妈妈要去湖北一线啦。”看我收拾行装,小女儿嘉薇一脸稚气地问我:“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前往医院集结时,已经是凌晨1点。家人都没有睡觉,帮着我收拾完东西,送我到电梯口。在电梯门将要关上的时候,小女儿“哇”的一声哭起来。我没敢多看,赶紧扭过脸去,躲在已关到一半的电梯门后,任由泪水流下脸颊。听着小女儿的哭声越来越远,我在已经到达一楼的电梯里足足调整了两分钟。

到医院后,我给爱人发了一条短信:“今天下午就要离开乌鲁木齐了。”我知道,他作为单位主官,正忙碌在部队疫情防控一线,这条信息他可能当天也来不及回复,更不会赶时间前来送别。结婚多年,我们平淡如水的日子,那时却无比清晰地映射在我的脑海中。

临近出发,我接到他打来的电话:“我来给你送行了!”

在医院门口,我们短暂地相聚了18分钟。我们话不多,也没有离别的伤感,但从他充满血丝的眼睛和欲言又止的模样中,我读出了他想要对我说的千言万语。我们就这样凝望着彼此,直到同事提醒我该走了,才匆匆带上行李,踏上前往机场的车。

女儿生日,他应该很难抽出时间回家。我也只能匆匆给家里打个视频电话。视频中,公婆按照老家的习俗,给小女儿煮了鸡蛋,做了长寿面。没有生日蛋糕,小女儿依然很高兴,不停地问:“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我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好应声说,“妈妈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挂了电话,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下来。面对疫情,面对可能的风险,我没有畏惧,也没有感到多么辛苦。但面对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,又因为防疫需要经常独处一室,我内心深处的柔软,难免被触动。

每次的视频时间,总是匆忙、短促,我来不及告诉孩子们,自己有多思念她们;来不及告诉她们,妈妈一直都想成为她们的榜样,想用自己的行动给她们上最好的一课。我还想让她们懂得,有国才有家,只有国家安康,我们才能幸福生活……

马上要开始新一轮的“战斗”了。希望战“疫”胜利的那一天早点到来。等到那时,我要为我的小嘉薇,补一个“豪华”的生日派对。

(高群整理)